成版人抖音豆奶视频app 新闻

发布于 标签

小家伙摇头,爸爸妈妈在家他就不怕。

“走,今晚和我们睡。”

回到主卧室,云舒问:“怎么醒了?”

“长溯窗户外一棵树被风刮折了,估计惊醒的。”

小家伙跪在床上看弟弟的模样,谢闵行忙碌了几个小时才进入浴室冲洗。

云舒在床上哄老大儿子睡觉。

出来时,谢闵行拿着妻子的毛巾走向床边,床里边小家伙们都已经睡着了,谢闵行说:“我给擦擦身子。”

云舒恐触及到身上的伤口,她脱衣服动作很轻微,谢闵行从旁帮助。

“老公,我身材走样了么,丑不丑?”小妮子脱掉衣服低头看她的肚子,恐怖的一道疤痕,腰间也多了赘肉。

谢闵行拿着毛巾动作轻柔的擦拭,“圆润了些,我很喜欢。”

“老公,我肚子上一道疤痕还喜欢?”

“这道疤是为我受的,它得时时刻刻提醒我爱,不停地爱,深爱。”

Nono晴天里漫步走向校园

谢闵行手扫过她的小腹问;“还疼么?”

“不疼,就是有些难受,医生说正常。”

谢闵行:“我们人生的这一阶段度过了,开始迎接下一阶段。”

“什么阶段呀老公?”

谢闵行:“当公公婆婆。”

“噗嗤,我们孩子还这么小呢,而且我们现在只是生了还没养,说早了。”

回到家中睡觉,一家四口睡得安稳。

夫妻俩半夜起来喂星慕喝奶粉动作轻微,担心聒叫醒身边的长溯。

屋外肆虐的风在一家四口聚在一起时,停止了。

冬季的夜空,繁星又都露出了脸……明日又是个好天。

远方氤氲的海面也趋于平静,一片祥和。

从东山落地窗往外看去,山涧弥漫雾气,迤逦美丽。

老宅的人,西阁楼的人都睡得安稳又幸福。

暮光笼罩,万物安详。

在家中的时光总是很快,谢公子的生日和星慕的满月查的仅两天,云舒不想让家中人费劲儿,于是暗地里和谢闵行商量,“老公,要不这俩孩子的一起过了吧?”

谢闵行不同意,两个儿子虽然小,但马虎不得。

“咱妈已经在准备长溯的生日蛋糕了,初七又是星星的满月酒,又要忙活。”

谢闵行:“家中有佣人会帮助妈,长溯的生日蛋糕费些功夫其他我都准备好了,星慕的满月酒家里也准备妥当,就等时间来了。”

云舒这才放心。

客厅的谢公子坐在毛毛的笼子旁边,小嘴吧嗒吧嗒的和毛毛沟通,不知他又要年长一岁了。

“长溯,过来和妈妈拥抱一个。”

谢公子从地上翻了个身朝云舒走去,伸手抱抱云舒就要撤。

云舒不撒手,她热爱的将儿子掬在怀中,谢公子淘气的后仰,“长溯,妈妈明年亲手为做生日蛋糕。”

“我想吃爸爸做的。”

云舒:“……嫌弃我做的不好吃?”

“爸爸说不能让最爱的人儿做饭~”

云舒噘嘴在儿子的头顶一吻,“小舒妈妈爱。”

谢公子接受着妈妈的爱意,返回去和毛毛玩耍了。

初五那天清晨,南墨的礼物准点到家。

谢公子迷糊间醒来,他躺在被窝,露出肚肚抱着手机和南国的南墨叔叔视频,两人说的好多话,谢闵行过去夺走手机才结束,“小墨,晚些我们打电话,现在我该给长溯穿衣服了。”

南墨也政务繁忙,“大哥,闲了聊。”

家人都知道云舒为出月子,于是庆祝地点就放在了后山,不让云舒来回行动。

后山的洋房,屋里飘满生机气息。

气球颜色多像生机绿是小家伙喜欢的绿森林,奶茶绿色,黄豆绿色,中间夹着两个乳白色的气球飘散在空中,错落有致又相得益彰。

桌子上铺上一层纯白的布,水瓶中插入鲜艳的花束,都是淡绿色和浅橘色的玫瑰花。下叶放着一些绿色植叶做点缀。

盘子的摆放,甜品的供给,水果的繁多,屋子的窗帘夫妻俩都动了一番心思。

屋里还有挂牌庆祝小家伙生日快乐。

客厅的两边放着各种小动物的气球,有猴子,熊猫,斑马,老虎,狮子……绿色植物也是仿真的胶制品。

夫妻俩把客厅打造的仿佛是森林中一场盛宴的开始。

谢公子洗漱出门时站在楼梯间不会移动了,他举起一条胳膊想牵爸爸的手,眼前的一幕太梦幻,搞得他都有些害羞了。

是他喜欢的绿色,他喜爱的动物们也来了。

谢闵行蹲下身子问儿子,“喜欢爸妈为布置的生日会么?”

谢公子害羞的主动钻进谢闵行怀中,“爸爸,我喜欢~”

十点钟,来参加的人陆陆续续都到了。

看到如此精致的摆放,谢闵西把手机偷偷塞给自己男人,“江季哥哥,快速的给我拍几张照,别被她们发现。”

艾拉和沈方俞一起来了,“太太,们请的那个公司操办的,我儿子生日会我也请这家公司。”

云舒:“怕请不动。”

艾拉不信,“我老公有钱。”

云舒告诉艾拉现实:“那个人是给老公发工资的。”

“大BOSS!”

云舒点头,“还有一个人是掌管们老板银行卡的。”

艾拉表示,“请不起!”

试问,谁能请得动云舒和谢闵行。

云舒:“不过阿晨是我半个儿子,他生日宴我和闵行少不了的操心。”

云家父母和江家双亲乘一辆车来的,刚进门也被这番用心惊讶到。

云母都不知道女儿当了妈妈后如此的优秀。

看这装扮,折腾下来得一天,夫妻俩没叫人帮忙自己全拦了。

云母问:“怎么没叫爸妈过来帮忙?”

云舒回答:“公司放假,我和闵行都无事,闲了就弄了,还充实了生活。”

云母疼惜,“别不拿月子当回事,还动刀了。”

“妈妈,又不是不知道女婿什么人,他会舍得我做重活么?我就坐在沙发上打打气球,寄个蝴蝶结,铺个桌面,桌子椅子都是我老公做的。”

“那也得注意一下。”

杨二,陈四,秦五家不到十一点均出现在客厅。

既然热闹一回,云舒便把所有人都叫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