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蕉直香蕉直播app在线播放

发布于 标签

“江季哥哥,我现在没心情给开玩笑。”

江季:“乖,我没给开玩笑。”

电梯到了,它打开。

入目,走廊到处都是鲜艳的玫瑰花瓣,铺了得有三层厚,饶是她心情不好,看了也很惊讶,这是什么日子,要这么浪漫?

江季再次牵起她的手,朝屋里走去。

屋子里的装扮更让人意乱情迷,有一条水晶洒满的路,旁边写着俗语:“宝贝专属道路。”

往前走几步,就看到一个贝壳,打开里边江季写着:是我最耀眼的宝贝。

谢闵西见到此幕,她内心偷偷的笑江季这个傻瓜。

江季走在旁边的玫瑰花瓣路上,他解说:“我要让走的路都比别人高一级别,别人走马路,走水晶钻石路。”

这些钻石是江季跑了A市所有的店面买到了的,别人为了带,他为了让谢闵西脚踩。

走过钻石路,还有珍贵的珍珠路面……

此刻,谢闵西也不想打断直男给她的爱情,可她欲哭无泪啊,于是煞风景的撒娇:“江季哥哥,我硌脚。”

清爽美裙潇潇秀丽身影尽显纯真

江季:“等会儿,我给取双鞋垫。”

求婚中,江季却跑到玄关处开始找冬天的厚鞋垫。

谢闵西望着眼前的场景,她问:“江季哥哥,这么大动静,是要干嘛?”

“我想向求婚。”

他站在一个大红布旁边,用力撤下红布,赫然一架大钢琴暴露在谢闵西的眼前。

江季单膝跪在珍珠路面上,“西子,求婚戒指我买了,人家说买第二个不好,我就给买了一架钢琴,当做求婚礼物。我爱,求嫁给我。”

谢闵西指着这一切,“江季哥哥,要求婚干嘛摆这么大的阵仗?”

江季:“我弄这么大阵仗就是因为我想让知道我有多爱,我以后一定会对好,先答应嫁给我吧。西子,这珍珠真挺硌膝盖的。”

既然是求婚的话……

谢闵西俏皮的扬眉,她才不会答应这么早呢。

怪不得昨晚上江季哥哥得知自己怀孕不相信的样子,今天早上还故意惹怒她,原来都是为今天下午的求婚做铺垫啊。

不知道她家里有没有大嫂啊轻轻嫂子啊,一般求婚都需要女方的朋友或者家人在场的。

她眼神偷偷往屋里看,又看了眼厨房,再瞄一眼柜子处,心中小九九:大嫂还真能忍,也不知道宝贝侄子和我的小侄女儿们在不在。

啧啧,这怎么都还没出来啊。

江季问:“西子,看什么呢?”

“哦,江季哥哥求婚叫了多少人来?”

“没人啊,就我自己,还有。这现场都是我亲自布置的。”

谢闵西;“没人?”

“没人。”

“江季哥哥,怎么能这样,这种历史性的时刻需要我家人在场见证的。”

江季说出来也挺委屈,“我第一次求婚,没经验,我以为就感动一个人就行了。”

谢闵西无力的舔了下嘴唇,她搀起江季,“赶紧起来,腿疼。”

“西子,这是答应了?”

“我的傻哥哥哎~,我们都订婚了,再过半年就是订婚宴,我还能不嫁给?”

江季:“还得需要仪式感。”

小姑娘在得知自己的求婚仪式布置的这么好看却没人看的时候,她内心是沮丧的,可江季哥哥也没错。

错就错在没经验。

谢闵西吐槽:“那事儿上经验丰富的像个老师傅,求婚就是一个小白。”

江季不改模样,“男人在床事情上都是无师自通。”

她郁闷的站在玫瑰花上,发愁的望着满屋子的花瓣,珍珠,钻石,精美水晶,“一会儿怎么收拾,弄得这么多。”

除了花瓣不要之外,这钻石水晶和珍珠可都是钱,断然不可能扔了。

江季:“一包全部扫起来,然后放在储物间。”

谢闵西叹息,“这么大的阵仗,给老宅打电话让家里的佣人过来收拾吧。”

她累了要去睡觉。

孕妇的情绪不定,而且容易困。

推开卧室门,头顶的散花如天仙落下。

她的脖子,头上都是粉嫩嫩的花瓣,一眼望去,卧室也没有逃脱江季的魔掌。

江季挠挠鼻尖,“我刚才想提醒来着,结果推门太快了,比我的声速还快。”

这样,可真是没办法住人了,“唉,收拾吧。今晚,我们回紫荆山住。”

得知谢闵西回来的理由,云舒那是一个嘲笑,“江季也太二了吧,这样的求婚不符合他性格。会不会是谁给他出的损招?哈哈,用玫瑰花瓣,还有水晶钻石,花了不少钱吧。”

林轻轻也怀疑,“难道是他助理?之前闵慎追我的时候,就是韩启子出的招,结果送我的大杂烩,送的花里边还有祭奠死人的黄色菊花。”

云舒撇嘴摇头,“我觉得不太可能,那个助理我见过,有脑子的。”

学车的谢夫人回家了,看到孩子们都在沙发上,她问:“今天怎么这么齐?”

谢闵西没让嫂子们说,她起身,去餐厅,该吃饭了。

谢闵慎也回家的很早,看到谢闵西,他张了好几次的口,都将说的话咽下去。

他看着江季讨好妹妹,越想越膈应。

“江季,一会儿和我出去一趟,大哥也出去一趟。”

谢闵行已经意识到弟弟的异样,心想确实需要去好好的问问,他看江季的眼神,似乎饭都吃不下去。

江季又做什么事情了?得让人多倒胃口。

江季没有怀疑,他吃过饭,牵着谢闵西去楼上休息。

“别了,江季哥哥我想去我房子处看看。”

谢闵慎阴翳的脸孔走过来,他嚷了从小到大最宝贝的妹妹,“现在什么身子不知道?吃过饭就给我回屋躺着去。”

谢闵西大惊失色,她二哥知道了?

也对,那天她挂的号,哥哥用心的话就能查出来。

谢闵西低着头看着脚尖,她抬不起头来。

江季:“西子想去就去呗这是她的人身自由,我带着西子去。”

“不用了江季哥哥,我不去了我先上楼。”

谢夫人偶然路过,准备去她的西阁楼的时候看到孩子的异样,她问:“西子今天怎么回事儿?”

江季:“哦,可能是学校的事儿吧。”

“行,江季看着她。都大学生了学习不要有太大压力,照顾好她。妈走了。”

谢闵慎眼神示意,“跟我出来。”

“妈说了,我得照顾西子,们自己说吧,有事儿发我手机上。”

半夜,谢闵西的腰疼,小肚子疼,反胃的感觉又来,她在江季的怀中疼抽搐,突然小腹一暖,她感觉有什么流出体外。她在黑夜中瞪大眼眸,揪着江季的衣领,“江季哥哥,孩子,孩子,快救孩子。”

江季被吓醒,一头雾水:?

谢闵西:“我们的孩子。”

“沃日!真怀了?”

他打开卧室的灯,看到谢闵西疼的惨样,他一把公主抱起谢闵西,精神高度紧绷,来不及只能去医院。

当看到她睡裙上的血迹,他被逼的眼红,不断的安慰谢闵西;“没事儿,没事儿,我们还小,还有机会,别害怕,我一直在,我现在带去医院。乖,要坚强,我也坚强。”

他因为自己素未谋面,却即将再见的“孩子”眼红。

上天,他这个父亲是有多不称职。

他抱着谢闵西朝车中去,他开车都是横冲直撞,结果车的后屁股一下子撞到了云舒新买的车上,车子发出报警的铃声。

江季不顾,开车冲出谢家大门。

谢闵行和谢闵慎都出门,看到江季慌张的一幕。

突然,谢闵慎:“坏了,轻轻跟我去医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