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草莓研究社APP

发布于 标签

云舒还在舒舒服服睡觉的时候,谢闵行已经将她抱回了卧室,静悄悄的看了云舒脖子上的伤口,没事谢闵行才放心,“小舒,起床。我带去吃饭走。”

云舒往被窝深处钻进去,“不饿。”

“吃过饭再回来睡,今天带去吃妈妈在的私房菜管好不好?”

云舒一想去,可是觉都是越睡越困,她起不来啊,“给我一个小时吧。我好困,眼睛都睁不开,我浑身没力气,要不帮我带回来吃吧。”

谢闵行去到宽敞的衣帽间,在云舒的衣橱上取下几件衣服,亲自为云舒穿衣。

云舒被迫答应:“好,我去,我自己穿。先出去。”

“浑身上下我看也看过,摸也摸过,换个衣服我还能帮到,快点脱睡衣。”谢闵行在旁边认真的催云舒起床,甚至上手。

云舒抱着被子坐起来,脸羞红,“在我不习惯换衣服,先出去,我很快就好。”

谢闵行点头答应:“好,就这一次。我先出去。”

谢闵行前脚走出卧室门,云舒直接倒在床上继续睡,睡他个昏天黑地。

起床,吃饭什么的都见鬼去吧。

被窝温暖舒服,舒滑服帖的蚕丝被衬得云舒的肌肤,像刚出生的婴儿,每寸肌肤都嫩的吹弹可破,自动忽略云舒身上的吻痕。

妩媚动人的眼线 勾人魂魄

谢闵行在门口等了半个小时,里边还没有动静,“小舒?”没人回应。

他推开门进去,眼见真如所想一样,裹着被子的蚕宝宝又睡着了。

人,他谢闵行肯定舍不得再叫醒,困了就睡吧,谢闵行下楼开车到谢宅,天气转暖,谢爷爷的身体也得到好转,“怎么一个人?小舒丫头呢?”

谢闵行:“屋里睡觉,昨晚喝了点酒。妈,爷爷我和小舒以后搬到后山去住了。”

谢夫人走出来,“怎么突然想搬去后山?不是好好的么?”

谢闵行:“反正距离也不远,搬去后山住方便,地方也大。和爷爷以后多走路过去还能锻炼身体。”谢闵行趁着佣人上菜的空隙交代佣人,“另作一份饭菜,我一会儿带走。”

谢夫人摆盘整齐后说道:“住后边也好,一会儿挑两个能干的佣人陪一起过去。以后就在那边照顾和小舒。”

“不用妈,我们那边要佣人不合适。”谢闵行拒绝谢夫人的好意,家中有了佣人,显得很拥挤,相信时间长,云舒也会不耐烦,谢闵行直接拒绝。

“这孩子,没有佣人们日常起居怎么办?一日三餐们俩谁做?衣服谁洗?指望们俩天天下馆子?”

谢闵行被谢夫人当成小孩一样教育,谢爷爷在旁边也说:“妈说的对,就得要个佣人在身边。”

谢闵行考虑后言道:“妈,佣人还是大院里的,我和小舒那里,一日三餐我们在家的时候,有人定点去做就好,打扫卫生两天去一次就行了,其他的我们自己会做。”

谢夫人:“这也好。对了,爸又有应酬?”

谢闵行点头,“恩,有。赶紧吃饭吧。”

下午六点,云舒这次是彻底睡醒,谢闵行坐在床头问:“衣服换好了?”

云舒坐起,“几点了?”谢闵行将热好的饭菜打开,“六点。换衣服换了两个小时。”云舒眨巴眼睛,“那我还挺厉害的。”

云舒睡醒就饿,洗漱过后,坐在床上就开吃,“我饿死了,吃了么?”

“在大院吃过了,小舒我们以后住这里,我们在家的话佣人每天来做饭,两天来打扫卫生一次,这样可以么?”趁着吃饭谢闵行于云舒聊天。

云舒点头,“好呀,佣人住这里都没事,但是妈妈和爷爷知道么?”

“恩,知道。”

“那还挺好的。”云舒发现谢闵行一直盯着自己看,云舒问:“看我干嘛?”

谢闵行:“看吃饭。”

“吃饭有什么好看的,谢闵行不去上班?”

谢闵行点头:“今天旷工。”

“真有钱。”云舒吐槽,谢闵行,“晚上爸妈回来,去机场接么?”

“去。”

路上谢闵行开车趁着红灯停的时候也要看看云舒,怎么看怎么喜欢。云舒为了遮脖子上的吻痕裹得严严实实,她都热,被谢闵行盯着更热。

“别看我了,赶紧开车。”

谢闵行眼神随意飘向前方,“小舒,下周五有个宴会陪我去参加吧。”

云舒:“下周五的宴会?谁的?”

“一个合作商的,王董孙子满月,想去么?”

云舒:“一听就无聊,不去。”

谢闵行说:“江季会参加。”云舒不解,“他去就他去,反正我不去。”

“到时候我也会去。”

“为什么去?算了,我也去。”

谢闵行笑问:“因为我?”云舒因为昨晚的事情已经很尴尬了,谢闵行还非要提出。

“我那是怕俩到时候杠起来,我得去拉着,才不是因为,昨晚的事我喝醉了,我什么都想不起来,也就当什么都不知道,也没发生。”谢闵行停车,他又看着云舒,“那不行,该发生的发生了,该说的也说了,醉了我没醉。”

云舒内心骂自己:酒色误人,以后再喝酒给我舌头割了。“看路,绿灯亮了。”

天边南非,又一次战乱,谢闵慎的大本营遭到摧毁,不少人员受伤,杨染在战火中拿着枪对准了之前的自己人。

炮火下,杨染差点遭到对方的攻击,谢闵慎越身抱着杨染在地上打滚才到了个石头后边,谢闵慎朝杨染大喊:“不在里边带着,跑出来做什么,赶紧回去。”炮火连天,两人说话靠吼,杨染:“我在这里可以帮得上们忙,相信我可以的。”

炮火又一下,谢闵慎压倒杨染保护她,“看到了么,炮火不长眼,回去保护那些医生也是保护,别在这里,太危险,快走。”

杨染在谢闵慎的保护下,回到大本营。谢闵慎很快便又加入战斗。

到天黑,双方才息战,这次战争再次被强制压下,谢闵慎知道最近十天半个月是平静的日子。